长白恨狐_延边世纪国际旅行社
Close
还不是会员吗? 现在注册并开始使用。
lock and key
登录到您的帐户。
Account Login

忘记密码?

长白恨狐

长白恨狐
 

在长白山上,有一种猛禽:猫形的脑袋上,一双大眼睛炯炯有神,弯爪锋快,勾嘴锐利,有鹰那么大,全身上下一片黧褐色。它白天不露面,一到晚上便飞出来,专追扑狐狸和兔子,而且还张大嘴,悲沉凄厉的呼号着:“恨——狐”“恨——兔”“恨——狐”“恨——兔”,因为这,长白山区的人们才管它叫“恨狐”(也有叫“恨狐兔”的)。
恨狐是咋来的呢?
老辈人讲,很早很早以前了,那时,在长白山上,住着一位老爷爷,他头发脱得精光,胡须雪白,连眉毛也像霜打了一样。老爷爷孤苦伶仃地在一座小木房子里过日子,四面全是古树参天的林海。有一天,老爷爷正在磨刀,身旁站着一只老鹞鹰,身后蹲着一只大黑猫,忽然来一个小孩,冲着木房子喊道:“有人吗?有人吗?”老爷爷闻声抬头一看,只见窗外孩子大眼睛,尖下颏,又黑又瘦,穿得破破烂烂,光头赤脚。心想:不是狐,不是兔,不是狼穿人衣裤。便推开门,慈祥温和地说:“好孩子,快进屋,怎么踏上这条路?”孩子给老爷爷施过礼,说道:“老爷爷,好爷爷,到您屋里歇一歇,给点什么填填肚,好去再找俺爹爹。”老爷爷忙把孩子领进屋,一边忙做吃的,一边和孩子唠起来。原来,孩子叫刘小,跟他爹从山东逃荒来到长白山,实指望能刨点参挖点药物。可谁知,爷俩一进山,就“麻达”了山(迷了路)。爷俩在老林子里转了两天,带的干粮也没了。咋办?刘小爹让刘小在棵大树下等着,自己去找点啥吃的,刚走出十几步,一条独眼狼窜过来,拖着刘小爹便跑。刘小才十岁呀,又急又怕,哭着喊着撵过去,哪有爹的影子?若不是碰上木房子,他也完了。刘小说着说着,呜呜大哭起来。老爷爷安慰刘小一番,说:“那条独眼狼可凶啊,八成你爹是没了。在这吃饱歇着,我去找找看。”刘小连连揉着红肿的眼睛说:“谢谢好爷爷。”老爷爷带着强弓利箭,挎上腰刀,放起老鹞鹰,说:“刘小,我去找找,你和大黑猫看家。记往,要是大黑猫“嗥嗥”叫,外头有啥动静,也别出去。”
老爷爷住的木房后面,有一片老松树,下边都是七弯八拐的洞。这些洞连在一块,住着一只老狐狸,一只老兔子。这只狐狸浑身像癞狗舐了似的,一块黑,一块白,一疙瘩有毛一疙瘩秃。它又奸又滑,又坏又狠。那只兔子呢,耳朵毛都掉没了,虽说胆小怕事,可最爱投机取巧。说起来,这片洞本来都是兔子的,狐狸钻进来就住。兔子没招,便想方设法溜须巴结狐狸,就这样,狐兔交上了朋友。俗话说:“兔跑狐随,狐死兔悲”。一点不假。这只老狐狸带着一大家,老兔子带一帮兔崽子,就住到了这一片洞里。狐狸想着老爷爷的禽翅兽肉,兔子馋着老爷爷的瓜果饭菜。它们出着招,变着法来骗老爷爷。比方,趁黑灯瞎火的深夜,兔子躲在大树后面“呜呜”学人哭,狐狸趴在木房门边,等老爷爷出去看看,狐狸便进屋抢点什么就跑。常言道:“一回生,二回熟,三回四回把心留。”老爷爷心里明白了,喂起一只大黑猫,养起一只老鹞鹰。狐兔耍啥鬼把戏,也骗不了老爷爷了。没出两年,小狐狸、兔崽子全让老爷爷收拾了,只剩下老狐狸和老兔子。它俩气急败坏,勾来一条老狐狼。老狐狼装扮成人样,来打听路,被爷爷识破,用箭射瞎了左眼,成了独眼狼,夹着尾巴跑了。打那以后,老爷爷凡事更慎重了。
“狐狸鼻子尖,兔子耳朵长。”两个老东西听说刚来的刘小看家,乐得直撒欢。等老爷爷一走,老兔子蹦蹦跳跳跑过来,在木房前打起圈圈。刘小见了,忙要开门去抓。大黑猫昂头翘尾地拦住他,“嗥嗥”叫起来。刘小抱起猫说:“大黑猫,快别叫,你看白兔胖又好,抓住做碗肉,管你吃个饱。”大黑猫连连摇头。刘小急得直搓手,眼看着老兔子在门前来回窜。老兔子累得“呼哧”“呼哧”直喘气,也不见刘小出来;老狐狸在房头蹲得腰疼腿酸,也不见门开。两个老东西点点头,回到洞。不一会儿,一前一后奔出,在木房前撕咬。刘小正感到兔子跑了多可惜,一看见狐兔相斗,高兴地操起大棒子便开门。大黑猫“嗥”一声,用爪子扯住他的腿,刘小急了,忙说:“大黑猫,快让道,门外狐兔把架咬,出去逮一对,给爷爷补皮袄。”大黑猫两眼盯着刘小,“嗥嗥”叫着,好像说:“不好,不好。”两个老东西累得汗湿皮毛,浑身泥土,也不见门开,只好垂头丧气地回洞去。天刚黑,老爷爷回来了,叹着气说:“找着你爹的几块骨头,我埋了。刘小啊,就跟爷爷住这儿吧。”刘小一头扑向老爷爷怀里,哭着直点头。老爷爷摸着他的头说:“好啦,没看见什么吗?”刘小从头到尾一学,老爷爷点头道:“在山里要防狼虫虎豹,也要小心狐兔。这大黑猫,不管耗子嗑东西不嗑东西,在哭在笑,抓住就不客气。刘小啊,可要擦亮眼睛,分清好歹。”老爷爷接着讲了狐兔独眼狼的事。从此,刘小便和老爷爷相依度日。
转眼过了三年,老爷爷病倒了。临死时,老爷爷再三嘱咐说:“刘小啊,要记往爷爷的话,凡事要看准好坏,不能粗心。想法把那只狐狸和兔子弄死,也要防着那条狼。鹰和猫,好好养着,能帮你忙。”说完就死了。刘小已十三岁了,长的挺结实,会过能干。可干不该万不该,老爷爷的话他没往心里装。老爷爷死了,老狐狸老兔子可乐坏了,整天在木房前挑逗、戏耍。头一天,刘小还能忍着,不眨眼地往外看。第二天,开开门,用箭射,放鹰追。过了三天,他抬腿便追。他一去,鹰猫立刻守着门,狐兔白忙活,也没得到啥便宜。
这样,过了七七四十九天。刘小觉得,大林子里太孤单寂寞了,若有个伙伴多好。可这块,经常在外的,只有老狐狸、老兔子。他想啊想啊,自语道:“狐狸兔子也不伤人,跟他们在一起,准有意思。”刘小这么说,两个老东西就听到了。老兔子跑来,站起身子,前爪摸着三瓣嘴,晃着耳朵说:“浑身胖又白,能跳跑的快,给你递消息,还能采点菜。”刘小一听,高兴地说:“哎呀,老白兔,你还会说话,快进来。”气得大黑猫直磨爪子,急得老鹞鹰连扇翅膀。老白兔忙说:“黑猫老鹰不饶我,进你门里不能活。”刘小寻思寻思说:“黑猫黑猫莫逞硬,老鹰也别瞪眼睛,咱家来了个小伙伴,过日子多高兴。”可大黑猫一跃身子扑过去,老鹞鹰飞旋着追上前,老白兔“哧”地钻进洞。气得刘小把大黑猫拴在了炕梢,把老鹞鹰关进木笼,然后大声喊道:“老白兔,快进屋,鹰进笼,猫拴住!”老白兔果真来了,后边还跟着老狐狸。老狐狸呲牙裂嘴,摇头摆尾地说:“四腿拖条金尾巴,能捏能算会说话,有啥病灾我能治,还能帮你看看家。”刘小一听,高兴得直拍手,连声说:“快进家,快进家,咱们交个朋友吧。小木房里过日子,刘小在这不用怕。”就这样,狐兔大摇大摆出入木房,气得大黑猫和老鹞鹰不住地叫,嗓子都哑了。两个奸懒馋滑的老东西,挑好的吃,拣好的拿,往洞里偷,两个老东西一看着大黑猫和老鹞鹰又蹦又跳又叫,心里就打哆嗦。老狐狸说:“刘大哥,刘大哥,猫鹰没用白养活,去毛扒皮好肥肉,吃了保你福寿多。”老白兔也说:”刘大哥,刘大哥,猫鹰没用白养活,杀了做菜香又香,再弄二两喝一喝。”刘小听了,摇摇头。两个老东西见刘小不同意,便偷偷合计起来。这个说:“刘小要看透咱们咋办?”那个说:“趁他不注意,两刀不就完啦!”老狐狸和老兔子越说越怕,干脆,请来独眼狼,吃掉刘小、猫鹰,就能放心地霸占木房了。独眼狼早就想报一箭之仇,听说只刘小一个小孩,便趁着天黑奔向木房。狐兔忙把门打开,独眼狼一蹿直奔炕上而来。大黑猫和老鹞鹰一看,拼命地叫起来。刘小躺大炕头,睡得正香,猛听叫声,睁眼一瞧,一只独眼狼已扑上来。刘小忙翻身爬起,拿过老爷爷留下的腰刀,狠狠向独眼狼砍去。冷丁,老狐狸一纵身,用头一撞刘小,刘小一晃身子,一刀落空。独眼狼趁势扑上,咬住刘小胸脯。刘小啥都明白了,他忍着痛,咬着牙,飞起右脚,把老狐狸踢个筋斗;反过刀刃,用劲一抡,狼头落地。老兔子站在门口,撒腿就跑,老狐狸翻身站起就逃。刘小用力砍断猫绳,劈开木笼,大黑猫和老鹞鹰猛追出去。刘小强打精神,刚到门口便昏过去。
刘小苏醒过来时,只剩一口气。他想起过去,想起老爷爷,心如刀绞,两眼充满泪水。他想起大黑猫和老鹞鹰,便睁大眼睛喊道:“我学你们,恨狐恨兔,恨狐恨兔!”刘小喊着便死了。他刚死,小木房也塌了,把他紧紧盖在下边。整整过了九九八十一天,在一个雷雨交加的深夜里,从里边飞出一只猛禽,长着猫头,带着鹰性,专吃狐兔。这就是刘小变的恨狐啊。他深怕有人再像他,记不住好话,分不清好歹,或者只认得像狼一样的敌人,却忘了像狐兔之类的坏蛋。因此,恨狐在长白山区慢慢地飞,放开嗓子高叫:“恨——狐”“恨——兔”“恨——狐”“恨——兔”提醒人们,夜深人静,狼虫狐兔又出来了,可要多加小心啊。
长白山是我国5A级景区,是东北旅游著名景点之一,每年都有数十万游客从祖国各地慕名而来, 到长白山旅游不仅可以领略美景,还可以体会别具风情的朝鲜族民俗,品尝独具风味的民餐!大美长白山,风情在延边!您游览完长白山美景,仍意犹未尽的话,还可以去镜泊湖旅游,或者到俄罗斯海参崴旅游、朝鲜旅游,领略一下异国风情。

Leave a Reply

You must be logged in to post a comment.